居高.

生活号

曹丕毒唯(高亮标红)
漫威吃盾铁
主队拜仁 暴躁伪球迷

魏文帝庙里的对谈,还没有整理完,我真是太懒了( ・᷄ὢ・᷅ )

子卿:

女友:你感觉子桓是个怎的人?
我:率性而不任性。
女友:具体是指?
我:听凭自己的心性而不过分放纵
女友:不过分?
我:嗯,过犹不及,他性格中的无数个侧面都没有过分的极端。
女友:可你不觉得子桓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么?
我:不能说非常自我,他也关心周围的人,也关心天下的人,但相较于关注这个世界,他确实更加关注他自己和自己的内心。
女友:比如?
我:他的诗歌,他的诗歌全然是内心情感的自然流变,是故史评【天资文藻】,很是公允的。
女友(笑):承祚的史评,向来公允。
我:包括你荀?
女友:还有你亮。
女友:不过你居然会同时爱着曹丕和诸葛亮,还真是有趣。
我:丞相是高山景行,丕殿是江火流萤。
女友:诗经和太白的区别么?
我:233333有趣的类比呵,不过丞相也确实更像三百篇,真真正正承载时代之人,他的肩头全然是荷国之重。
女友:所以三分不需要第二个诸葛亮,就像世间不需要第二本诗经;那子桓呢?子桓的文学,子桓的为人,我所见市面流行之说,似是没有子桓的形象甚和你意?
我:你是指《XX联盟》?那个不算啦,若是以丕殿的脾性,就算看了感觉也是——虽然这个曹丕和我一五铢关系都没有,不过他们这么夸我,看了也是很开心的!
女友:忽然觉得很形象……
我:所以说,做文罢做文,今人总以【政治家】为其正名,可在贯穿最初与最终,独立于丕殿政治生命之外的,他首先是个文人。
女友:一如史评首先为他冠以【天资文藻】之名?
我:他是文起魏晋之人。
女友:文起魏晋?
我:他是起点,他引领着这个文明中的个体意识走向全面觉醒;比如说他首创将文学的价值独立于文人之外【文章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也】
他赋予文学以卓然而独立的生命,而古今文人,大多对此都装作毫不知情。
女友:心不在焉,视而不见?
我:可能文以载道的思想更多一些罢,今人也未必得脱,我见很多校注,个个同白乐天般,只是谈论文学的社会意义,后世价值。
女友:大道这么重,文学怎么载得动?
我:就是啊,曹丕的文章是以自己为本位体察外物,以致于无情之物皆为有情——这是华夏文明中个体意识首度张扬,直下魏晋人们才愈发知觉,生而为人除却社会赋予的身份价值之外,还有独独属于自己的纯粹的价值。
女友:好一番宏论,那子建呢,子建?
我:曹植啊?其实我一直不想拿二人作比。
女友:嗯。
我:曹公更偏爱曹植。
女友:嗯。
我:为什么?
女友:因为曹植写得好啊,他的文赋,辞藻华美,音韵和谐,稍作吟诵便觉唇齿沁香。
我:说到此处,你没发现么?你所言之优点,全部来自于汉赋。
女友:嗯……确实。
我(笑):文赋写得好不好不重要,曹公能审美最重要;曹公因袭汉风,是故也最能审美汉风,文帝以下,纯乎魏响。
女友:所以你的意思是,子建更近汉风,而子桓文起魏晋?
我:你不觉得汉魏之文风差异亦是丕植之间的最大差异么?
女友:有意思,怎么说?
我:子建华美而佚丽,郁郁馥馥得大有裨益。子桓性灵,纯乎情感之自然流变。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红茶咖啡☕️绿蘩悲水曲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绿蘩悲水曲:
  2. 居高.绿蘩悲水曲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