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高.

生活号

曹丕毒唯(高亮标红)
漫威吃盾铁
主队拜仁 暴躁伪球迷

吻火(一)

*偷窥预警


1.

  月亮安睡着,星星跺着步子,奈布·萨贝达离开了军队,时隔六年,他回到了伦敦,回到了公府。他蹑手蹑脚地潜入自己的房间,从窗户向另外一个房间张望,隐约能看见更衣镜前的一个人影,那是他的养父杰克——他看见杰克嶙峋的骨、细瘦的腰、苍白的皮肉。还有如天鹅一样病态且纤长的脖颈。杰克很瘦,并且苍白,如同饥荒年代的诗人,呈现出一种玫瑰花色一样的枯瘦。
  杰克可能刚结束完一场酒会。奈布几乎笃定地想,杰克额角的黑发湿漉漉的,耳尖蒙上一层带水汽的薄红。所有事物荒唐又绮丽的影,萦绕着片刻的寂静,呼吸起伏着,起伏于弥留之间。
  杰克在更衣镜前伫立良久,酒精使他未能发现对窗的偷窥者,他在进门时就脱下了繁复而潮热的西装外套和大衣,上半身挂着一件绸质白衬衣,脊骨清晰可见,腰线绰绰约约。奇怪的是他仍带着手套。他靠在更衣镜前的软椅上,曲起左腿,开始解绑在小腿上的吊带短袜,上流社会的男性几乎都这么穿,黑色的棉质袜将过于纤长的小腿衬出一种柔腻的珍珠色。他只是解开一枚扣子,就拉上了厚重的布帘,仅留下一个供人遐想的剪影,始终没有向偷窥者施舍哪怕一眼。
  奈布久久地立在窗前,一如他十五岁那年。他将手贴上失去温度的窗,冷淡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。他完了。他这样想着。
  玫瑰爵杰克·萨贝达,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。他的养父,他的仇人,他的亲人,他七年来的肖想对象,是一个当之无愧美人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。
  奈布曾是一个普通的孤儿,他从未冒险,从未喝醉,从未尝试着孤注一掷,从未渴望过权利与杀戮,也从未相信过庸俗的爱情,奈布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他每天盯着福利院的大门,盯着漏雨的屋檐和发霉的黑面包,盯着对孩子们上下其手的贵族,等着那些再也回不来的孩子们,计划着长大成人的去做个雇佣兵。日子就是这样单调而孤单,仿佛延绵八年的梅雨季,世界是青色的,黑暗的。他要枯死在雨水里,剪掉自己的枝干。
  ——当然,那都是在遇见杰克之前。
  奈布怀念起杰克的目光,他看着他的时候,那目光像是飞溅到他脸上的一滴肥皂沫子,他不敢抹,怕烧脸,也不敢不抹,在脸上怪别扭。然后那抹印子迅速变成蔓延的火焰,陷入他的口,侵入他的食道。他亲吻着火焰,他吞下火焰。
  硝烟与枪弹没能抹去一分灼热。


2.

  奈布第一次见到杰克,是在这样一个不那么风和日丽的午后。
  主教先生领着一干上等人来做社会公益事业。上流社会的先生太太小姐们没有表情,没有眼泪,甚至没有悲伤。仿佛那层漂亮精致的面皮是他们全副武装的铠甲,而灵魂以及所有情感被牢牢锁了进去,冷静地令人发指。他们冷淡地高唱着主与慈爱,人人生而平等,可是——可是水晶宫是在多少贫民的尸骨上搭建起来的?
  年幼的奈布有着一张廓尔喀人的面孔,他自小就比同龄人跑的快、跳的远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的个子也要比同龄人高,未长开的稚嫩眉眼依稀能分辨出英俊的痕迹,然而比起养子,上等人更愿意让福利院出身的孩子做个奴仆。他厌恶这种泾渭分明的区分,他厌恶在座一排又一排的假面人。令人作呕。
  孤儿们在给上等人表演节目。奈布一个人跑了出来,他不喜欢这样毫无意义的摇尾乞怜,尽管他还不到十岁,阶级固化与矛盾刺激着这个小小孤儿的心。雨和黑暗是可怕的,他窝在园子窄过道里避雨。仿佛这一刻他偏安一隅了,而不是在雾都,世界中心的雾都。
  然后——然后他在大雨滂沱中,看见了一只红色嘴喙的黑天鹅。
  雨色萦出深蓝的夜,一把黑伞罩在他头上,年轻的玫瑰爵哼着一支俄国小调,黑发在灯火的映照下抄着一层橘色的边。他如同绽放着的深色玫瑰,嘴唇是最冶艳的花瓣,有着玫瑰的痕迹,大剌剌地摆在玻璃大花瓶里。他就像乌鸦的羽翼一般阴郁,隐隐透着浮尸的惨白和血的猩红。
  他一身正装,摘下帽子向奈布致意,眼波潋滟,他低低地笑,像是狼蛛看见了蛛网上的猎物,仿佛奈布是他那些入幕之宾一般。
  奈布想,也许在玫瑰爵的眼睛底下,他和这世界上一切苦难中的蝼蚁虫豸毫无区别,甚至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海鱼,要被人开膛破肚,身上多出来的标签不过是他们把手穿过云层来挑选仆从罢了,如同贵族少爷小姐轻易购置一个娃娃玩偶一般。他们会抚摸着玩偶漂亮的躯壳,要求它们听话。他曾经猜测这位公爵从未把任何人放在目光里,或者从来都在计较每个人可利用价值以及可再生价值。
  这位公爵饶有兴趣地伫立良久,半晌,他蹲下身子开口道:“杰克,叫我杰克就好。”
  奈布耸肩:“所以呢?”
  “没有所以,毫无关联。我要收养你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今天之后,你就是我的亲生子。”
  杰克伸出右手,似是邀请。奈布看见他露出的苍白细腻如同东方瓷器的一小截腕子,还有骨节分明的、似乎能看见淡蓝血管的手。好像很干燥,很温暖。奈布感觉阿施塔特女神一定眷顾着自己,他的心突然莫名的悸动,颇为草率的悸动。
  时间的齿轮疯狂转动,在这一刻却悄悄地停下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尝试着把脑洞http://paul-joseph-goebbels.lofter.com/post/1cd7f51e_12bc09bd 写出来

好像 失败了 :-P

评论(11)

热度(111)